我的秘境之旅

本文屬於My Career系列文

Here is the original English post.
本文之英文原文在此

註1:此文撰寫時間為Uncharted 4送廠壓片前
註2:為方便複製至PTT,本文排版採BBS格式,不習慣者請見諒

我開始參與Uncharted 4的製作,已經是快兩年前的事了
而現在,離發售日只剩下不到兩個月
這是我第一個以全職遊戲程式設計師身分參與開發的遊戲
(之前參與製作Planetary Annihilation時我仍只是個暑期實習生)
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從十幾年前我夢想開發遊戲,真的走了很遠
我想要藉這個機會,把這一趟旅程跟大家分享,也為自己做個筆記

= 當初我想要在電玩遊戲專賣店工作 =

第一次接觸遊戲的時候是幼稚園,我爸買了一台元祖Game Boy給我
一開始我只有兩個遊戲:Super Mario Land和Tetris(俄羅斯方塊)
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就迷上電玩了
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的兩位堂弟有了台超任
我常常跑過去找他們玩超任,但是只有兩個手把,所以我們必須輪流玩
經過一番拜託,我的父母也買了一台超任給我
我最喜歡的遊戲是Super Bomberman(超級轟炸超人)系列
甚至還回頭去蒐集Game Boy上所有的轟炸超人遊戲

小學四年級時,有位朋友把他的N64和Super Mario 64帶來我家玩
這是我第一次親手玩到3D遊戲,真的令我大開眼界
我們做了一筆”交易”,我比他稍微多買些遊戲
然後我們輪流擁有那台N64和遊戲,每幾個月交換一次

在這段期間,當有人問我未來想要做什麼
我會回答 “我想要在電玩遊戲專賣店工作,因為這樣就可以一整天都打電動”
這個想法,在我五年級的時候完全改變
當時的導師帶了一台PS1到學校,讓我們在放學等家長接送的時候可以玩
有天,導師在全班面前展現他的高超遊戲技巧,他說了:

“很會打電動的人很厲害,但你知道什麼人更厲害? 做遊戲的人更厲害!”

從這個時候起,我便決定我未來要製作遊戲

= 我的程式設計史前時期 =

當時,我完全不知道有什麼電玩遊戲開發的相關學習資源
我頂多就是用Macromedia Flash 3開發簡單的滑鼠互動動畫
這是我在學校的電腦課學到的
上國中的時候,我開始使用一款叫做TrueSpace的3D建模軟體
試著做一些簡單的人物模型,希望未來可以放到遊戲裡(最後當然沒成功)

我上高中後,加入了電子計算機研究社
希望可以藉此機會,學習遊戲開發的相關技術
上了第一堂社課,才發現我其實並不喜歡寫程式,比較喜歡美術
寫程式看起來好困難,而且又沒有美術那麼吸睛
所以,我與遊戲開發的程式領域脫節了一陣子
這段期間,我主要是在學習Photoshop和3ds Max

一位住在加拿大的朋友介紹了deviantART這個網站給我
我開始頻繁地產出畫作並上傳到deviantART上
這段期間,我也透過這個網站學會了許多口語式英文和網路用語
我注意到網站上有人上傳一些Flash遊戲
這重新點燃了我對使用Flash開發遊戲的興趣
我再次嘗試學習程式設計,一旦越過了一開始的學習陡坡,就沒那麼可怕了
同時,我開始使用Swift3D將3D模型輸出成Flash向量動畫格式,以開發遊戲
我完成度最高的作品是個兔子跳舞遊戲,叫做 “跳舞吧! R平方”
可惜的是,我並沒有完成它,而原始檔也遺失了
唯一剩下的就是當時上傳到deviantART的情人節桌布,包含四位主要角色
http://bit.ly/1RpBu8X

= 我與Naughty Dog遊戲的第一次接觸 =

有位朋友帶了從美國買的PS2來我家玩,也帶了Jak and Daxter這遊戲
台灣賣的PS2遊戲大部分是日本遊戲,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國的PS2遊戲
我在PS1時代只有稍微聽說過 “袋狼大進擊”
但不知道跟Jak and Daxter是同一個工作室製作的
過了不久,在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我禁不起同學午餐時間討論PS2的誘惑
也買了一台PS2

暑假期間,我們全家到美國加州去拜訪我父母的大學同學
我看到他們的小孩也有一台PS2,還有一堆我從來沒有看過的美國遊戲
出於好奇,我請他們帶我去當地的遊戲店逛逛,他們帶我去了一家GameStop
我看到架上有一款Jak X
封面上的 “綠頭髮男主角和一隻橘色像松鼠的跟班”
馬上就讓我想起當初看到的Jak and Daxter
我覺得這遊戲看起來很有趣,就買回去了

Jak X帶給我的電影般衝擊是前所未見的
此刻奠定了Naughty Dog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之後,我開始天馬行空胡思亂想,覺得要是我以後能在Naughty Dog工作就好了
我盯著Naughty Dog的官方網站
按下了那誘人的超連結: “想加入我們嗎?按這裡!”
然後跳出了一個問題: “你還是學生嗎?”
我選了 “是”,映入眼簾的是一條訊息:
“對不起,我們不收工讀生。但如果你畢業後想加入我們,上數學課就認真點!”
這是我人生的一大轉捩點,從此對數學課的態度完全改變
漸漸地,我開始覺得數學課其實很有趣、真的很有用,上課也更認真了
我努力學習了向量、矩陣、幾何、統計、排列組合與機率

在這裡有個有趣的小插曲:
我試著用ActionScript寫一個解二元一次聯立方程式的小程式
想要在數學作業上偷懶
結果,我沒有考慮到無解的狀況,讓程式處理了除以零的算式
於是得到NaN (not a number)的答案
當時我還以為電腦是在罵我嫩 (發音跟NaN相近)

高中的最後一個學期,國文老師出了一個作業
要我們寫一封給夢想中的公司(可虛構)的自我推薦信
我是班上唯一一個寫給外國公司的人,而那家公司,當然是Naughty Dog
當時還是有不少師長,會對從事遊戲開發皺眉
因為 “電玩遊戲會讓小孩子荒廢學業、帶壞小孩子”
不過,我的成績還算不錯,所以老師就沒有對我的作文多說什麼

接著,就要面對指考(大學聯考)了

= 對Naughty Dog的遊戲上癮 =

我的指考成績還算不錯,想要選的學校和科系都可以上
基於從事遊戲開發的決心,我告訴父母我決定要選擇資訊工程學系
不過我的爸爸給了我不同的建議,他說我應該要選電機工程學系
理由是: 他的本職是小兒科醫師,可是大學七年學的大都是其他科的知識
等到成為實習醫生之後,才開始鑽研小兒科
結果,現在他除了小兒科以外的病症,也可以處理各種的疑難雜症
結論就是,我不應該這麼早就把視野鎖定在我最有興趣的領域
應該放寬眼界,把相關領域的知識也學遍,更可以融會貫通

這個論點說服了我,於是我選了電機工程學系,開始學習電子硬體相關的知識
同時,我還有選修一些資訊工程的課,齊頭並進
有了低階硬體的知識,確實對我學習軟體工程和電腦架構大有助益
例如,學習了如何用邏輯閘建構記憶體,讓我了解記憶體的存取原理
學習邏輯閘等級的加法器和乘法器設計,讓我理解兩者架構和運算資源需求的不同

後來,我的妹妹到美國唸高中
我想起了當時玩Jak X的美好時光,就託她買Jak三部曲並寄回台灣
玩過了這三個遊戲,我見識到了一流的遊戲設計和敘事鋪陳
我對Naughty Dog更加尊敬,並且對他們的遊戲正式上癮
我再次去了Naughty Dog的網站
看到了剛發佈的PS3神祕專案預告,而這正是初代Uncharted
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射擊遊戲
但我告訴自己 “這可是Naughty Dog啊,這個遊戲一定很棒!”
於是當我到美國拜訪我妹的時候,就順手買了一片Uncharted
我知道PS3沒有鎖區,所以等回到台灣之後,才買了PS3

Uncharted還蠻好玩的,而且技術上非常驚人,德瑞克的褲子沾水還會濕呢!
但是,Uncharted並沒有帶給我當初玩Jak三部曲時的感動
覺得這又是個畫面漂亮、打打殺殺的射擊遊戲而已
我對Naughty Dog的熱情稍微降了點溫

兩年後(大三),我看到了Uncharted 2在E3展上的實機demo
我簡直不敢相信,德瑞克竟從正在崩塌的大樓中滑下並跳出,而且玩家還可以操控!
遊戲一發售,我馬上買了一片,並且不眠不休地將它玩完
真是個不可思議的遊戲:
壯麗的視覺表現、好玩的遊戲機制、刺激的故事演出、有趣又惹人愛的角色
我對Naughty Dog重拾了興趣

之後,我從大學畢業了

= 出國 & 加入狗窩 =

在服一年兵役前,我申請了一間叫作DigiPen的遊戲學校
我先前已寫過我在DigiPen的故事了,故容我在此快轉一下
(詳細故事請見 http://wp.me/p4mzke-Rb)
在DigiPen的第二個學期,Uncharted 3上市了
雖然故事上有些瑕疵,我還是玩得非常盡興
我對Naughty Dog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些

不久之後,我看到了The Last of Us的首發預告
嚴肅的末世生存題材跟Uncharted的詼諧氣氛大相逕庭,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很讚賞Naughty Dog願意嘗試不同的遊戲風格
在2012年的Pax Prime遊戲展,我到了Naughty Dog的攤位
現場展示的是The Last of Us的實機遊玩
展示間的內部佈置,仿照喬爾和艾莉與獵人們戰鬥的旅館裝潢
這場展示令我印象深刻
喬爾與艾莉面對擁有人數優勢的敵人,在彈藥稀少的狀況下為生存而戰
讓玩家面對如此嚴苛的情境與壓力,是Naughty Dog遊戲中的首例
展示結束後,我拿到了一件艾莉T-shirt
也拿到了Neil Druckmann和Bruce Straley的簽名海報

The Last of Us發售當日,我立刻買了一片
能夠與遊戲角色產生情感上的連結,實在是一種稀有又美妙的經驗
艾莉給人的感覺,真的是活生生的夥伴,而不是某個用AI操控的跟班
喬爾與艾莉之間豐富的互動,給遊戲的故事注入了生命
他們一起戰鬥、互相關切、分享笑話、以及共同經歷情感轉折
如此扣人心弦的遊戲,實是非常罕見
再一次,我對Naughty Dog致上最高的欽佩與敬意

在DigPen學習的時候,我一直有個微薄的希望: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加入Naughty Dog開發遊戲
我成功取得Uber Entertainment的實習機會,也參加了許多就業研討會
這時,我有著可以畢業即就業的自信
畢業前,我滿腦子都在規劃未來的出路:
先在學校附近(西雅圖地區)找個工作
希望可以是Wargaming, ArenaNet, 或Sucker Punch
工作了幾年之後,再試著去申請Naughty Dog
運氣好的話,搞不好真的可以加入Naughty Dog呢

誰知道命運的安排,將我的完美計畫稍微加速了一些
最終,我從DigiPen畢業,直接錄取Naughty Dog
(詳細故事請見 http://wp.me/p4mzke-TQ)

現在,我在Naughty Dog開發Uncharted 4
身為一個Naughty Dog粉絲
能夠參與開發奈森‧德瑞克的冒險終章,我感到非常榮幸

這真可謂為一趟祕境之旅呀!

Uncharted 4發售之後
我就會開始撰文介紹我自從加入Naughty Dog後,都做了些什麼
敬請期待 🙂

About Allen Chou

Physics / Graphics / Procedural Animation / Visual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Gamedev.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我的秘境之旅

  1. Chi Keung Ho says:

    我們很榮幸玩到你用努力心血結合出來的作品,你的遊戲製作旅程也很奇妙,希望將來會有更多破格作品問世,祝願你工作愉快

  2. 怒羅江門 says:

    すごい
    本当に素晴らしい
    天啊
    真的太厲害了!!!
    只想告訴你
    你的一字一言親身感想
    雖然我不認識你
    但我完全受到感動!

  3. 夏树 says:

    非常好,从学习as3就和朋友一起关注你的出现。即使你在其他地方,看到这样的文章真的很有意思。做好一个游戏真的很难得。有这份勇气和决心。不知道有没有关注h5方面的引擎?

  4. Jason Lian says:

    我也想做遊戲在這家公司,我非常喜歡他們的作品,更喜歡那些製作的人。看完你的求學和求職經歷,更想了解你在ND的故事。

  5. 呂小良 says:

    看了好感動,簡直可以拍電影了

Leave a Reply